野史秘闻 丧尸袭击记录.docx

返回 相似
野史秘闻 丧尸袭击记录.docx_第1页
第1页 / 共28页
野史秘闻 丧尸袭击记录.docx_第2页
第2页 / 共28页
亲,该文档总共28页,到这儿已超出免费预览范围,如果喜欢就下载吧!
资源描述:
这并不是历史上所有的丧尸袭击的清单.这个简单的年代记仅仅包含了那些信息被记录的,有人生还的,以及被作者从他的书籍中公布的袭击事件.而那些源自口耳相传的事件则难以取得.很多时候,这些故事因战争, 奴役,自然灾害, 或仅仅是国际性现代化的堕落引起的社会断代而泯灭.谁知道有多少故事,多少生死攸关的信息说不定甚至还有治疗手段在这数百年里丢失了. 即便是像我们这样的信息自由的社会,也只有一小部分爆发会被报道.这是因为,有些时候, 某些政治机构或宗教团体打算让所有关于丧尸的信息成为永远的秘密. 而对丧尸爆发的无知同样也有所影响. 那些怀疑其真实性又恐惧其可信性的人,在大多数情况下, 都会截留这些信息.以下列出的记载虽然简短, 却都有完备的档案记录. 注意 以下事件按其发生的年月日次序列出, 而非发现时间. 公元前 60,000, KATANDA, 中非 最新的考古探索发现了一处位于 Upper Semliki 河沿岸, 包含有13具人类头骨的洞穴. 全部都被碾碎了.在它们旁边是一大堆化石化的灰烬. 实验室中的分析表明, 那些灰烬是这13人的其余部分.在洞穴的石壁上有着人类轮廓的绘画,摆出一种危险的姿态, 双眼则呈现出一种邪恶的凝视. 而在其嘴里则是另一个人类的身体. 这一发现并未被视为一次真实的丧尸事件.一种理论认为碾碎的头骨和焚烧的身体是一种处置食尸鬼的手段, 而洞穴壁画则寓意警告.其他人则要求更多的确切证据,比方说Solanum的化石残迹. 结论依然悬而未决.如果 Katanda 事件的真实性得以确认,这便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这第一次事件和之后的第二次相距如此久 公元前 3000, HIERACONPOLIS, 埃及 1892 年一次由英国人主导的发掘打开了一处没有任何特征的坟墓. 没有任何线索能表明安葬其中的人为何, 或是任何有关此人的社会地位怎样. 尸体在一处打开的地穴外被发现, 卷曲在角落中且只有部分的腐烂. 上千的抓痕散布在坟墓的每一处表面, 就好像这具尸体曾试图挖出一条路出去一样. 法医的检测表示这些抓痕是在数年里由同一个体所造成的 尸体的右半身有几处咬痕. 且齿形属于人类. 一次全面的尸检显示这具尸体那干燥的, 部分腐烂的大脑不仅跟那些被 Solanum 感染的个体相同 前额叶彻底的消失无踪 , 而且还含有一些病毒特有的微量元素. 争论现在集中于, 古埃及医师都会移除他们的木乃伊的大脑组织, 那这事例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元前 500, 非洲 在他那探索和殖民这片大陆西海岸的航程中, Hanno of Carthage, 最著名的西方文明的航海家之一, 在他的航海日记中这样写道在岸上的一片广袤丛林中, 绿色的山峦将其峰顶隐藏在云中, 我派出了一只搜索队深入陆地以寻找淡水我们的占卜者对这次行动提出了质疑. 在他们眼里这是一片被诅咒的陆地, 属于那些为神明所抛弃的恶魔. 我漠视了他们的警告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派出了 35 人, 只有 7 人返回生还者呜咽的陈述中描述了一种丛林里的怪物. 那些 “人“ 有着蛇的牙齿, 豹的爪子, 而且眼睛里燃烧着地狱的火焰. 青铜的刀剑劈入它们的肉体却不会有血流出. 它们以水手们的躯体为食, 他们的哀号随风而逝我们的占卜者警告那些受伤的幸存者, 声称他们将带给任何所触之物以痛苦我们催促我们的船尽快起航, 将那些可怜的灵魂抛弃在人身野兽统治的丛林中. 愿上帝宽恕我 正如大部分读者所知的, Hanno 的许多成果一直都为历史学家们所争议不休. 另一方面 Hanno 还描述他面对的是一种他称之为 “大猩猩“ 的大型类猿生物 真正的大猩猩从来没有生活在大陆那一地区, 由此我们可以推断, 这一事件可能其实是他, 以及他之后的历史学家们的想象的产物. 即便是这样, 在忽略掉有关蛇牙, 豹爪, 以及燃烧的眼睛这样显而易见的夸张之后,非常类似于活死人. 公元前 329, 阿富汗 苏阿战争期间, 一只苏联特种部队拜访了一座由传奇征服者亚历山大大帝所竖立的无名纪念碑. 在距纪念碑 5 英里远之处, 一个战斗单位发现了一处据信是古希腊兵营的古老遗迹. 在其他的史前古器物之中, 有一个小青铜瓶. 其上镶嵌的图案显示 1 一个人咬另一个人; 2 受害人躺倒至临终, 3 受害人再次起身; 然后继续咬另一个人. 这个瓶子的圆周形态, 以及这些图片本身, 都能证明一场不死者爆发, 不管它是为亚历山大本人所目击, 还是源自一名当地部族人士的讲述. 公元前 212, 中国 秦朝时, 所有内容不涉及时间劳作的书籍, 例如农业或建筑学, 都被皇帝视为 “危险思想“ 而被尽数下令烧毁. 无疑那些被投入火焰中的有关丧尸袭击的档案将永不可知. 这一保存在一位被处死的中国学者的住宅墙内的, 残破不清的医学手稿, 或许是那些袭击的一份例证 处理 Eternal Waking Nightmare 的唯一有效手段, 是用火焰彻底地烧至碎散. 患者必须在身体被完全束缚住, 嘴被塞满稻草的情况下才可以确保安全. 所有肢体和器官必须被除去, 并避免与其发生任何体液上的接触. 每一部分都必须被烧成灰烬, 然后往至少 12 个方向分开. 这种不治之症没有任何其他应对方法对人肉的渴望, 不可抑制如果同时遭遇多名牺牲者, 加以控制将不可做到, 必须直接予以斩首少林铲是达成这一目的最迅速的手段. 其中并没有提及 “Eternal Waking Nightmare“ 的牺牲者是不死真的死了. 只有那对活人血肉的不懈渴望, 以及唯一可行的 “治疗手段“ 能够暗示古代中国的丧尸活动. 公元 121, FANUM COCIDI, CALEDONIA 现苏格兰 尽管这起爆发的来源不明, 整个过程倒是有完备的记录. 当地的蛮人酋长, 相信不死者只不过是单纯的精神病而已, 于是他率领了 3,000 名战士去 “结束这场疯子的起义.“ 结果 超过 600 名战士被吃掉, 其余受伤的则最后转变成了丧尸. 一位名叫 Sextus Sempronios Tubero, 当时正在经过那片土地的的古罗马商人, 目击了这场战斗. 尽管并不能确凿无疑地描述清楚活死人, Tubero 还是敏锐地意识到, 只有被斩了首的丧尸, 才不会构成威胁. 在以毫厘之差保住性命之后, Tnbero 将他的发现报告给了 Marcus Lucius Terentius, Roman Britannia最接近事发地的守备部队指挥官. 不到一天之后, 聚集的丧尸已达 9,000 之多.追随着逃亡者的脚步, 这些食尸鬼继续往南移动, 坚定不移地向古罗马军队的位置前进. Terentius 只有一个大队 480 人 的部下. 而援军尚有 3 个星期的路程. Terentius first 首先下令挖掘两道 7 英尺深, 向内逐渐收缩, 到最后接通为一道笔直的, 近英里长的沟渠. 最后的结果就像是一个向北方张开的漏斗. 每条沟渠的底部都倒满了沥青液 即原油 在 Britannia 常被作为一种持久的燃料. 在丧尸接近之时, 原油被点燃. 所有掉进沟渠的食尸鬼被深陷在其中直到烧成灰烬. 剩余的则被士兵们用外力推进沟渠, 只剩下不到 300 个丧尸还在并肩前行. Terentius 命令他的士兵拔出短剑, 举高盾牌, 然后向敌人前进. 在一场历时 9 个小时的战斗之后, 所有丧尸的头颅都被斩下, 那些依旧试图咬住什么的头颅则被滚进沟渠加以焚烧. 古罗马军团的伤亡为 150 名死亡, 无人负伤 士兵们杀死了所有被咬伤的战友. 这起爆发的后果不仅立刻出现, 而且在历史影响上相当重要. Hadrian 皇帝下令将所有与这起爆发有关的信息编辑成一部综合文献. 这一指南不光详细描绘了丧尸的行为模式, 还包含了有效处置的方法与手段, 它为 “处置大量人口不可避免的恐慌“ 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助益. 这一文档的拷贝, 称为 “军队命令 XXXVII“ , 被下发给帝国的每一只军团. 因为这个原因, 古罗马统治下的领土中发生的爆发再也不曾发展到临界数量, 也因此不再有详细的报告. 据信正是这起爆发促成了 “Hadrian 之墙“ 的修筑, 这是一座有效地将北苏格兰与岛屿的其他部分隔绝开的防御工事群. 这是一起等级 3 爆发的教科书式的范例, 同时也是有记载的事例中规模最大的. 公元 140-41, THAMUGADI, 努米底亚 现阿尔及利亚 古罗马帝国在当地的行政长官, Lucius Valerius Strabo记录了 6 次发生在沙漠游牧部落中的爆发. 所有这些爆发都被从 In Augusta 军团基地前往的两个大队所扑灭. 处置的丧尸总数 134. 古罗马军队伤亡 5. 除了官方报告, 一名随军工程师的私人日记揭露了一些深层次的发现当地一户家庭被困在自家住宅内至少 12 天, 期间那些凶残的生物徒劳又不懈地抓挠刮擦着他们家的门窗. 在我们的士兵将这一家人救出来后, 他们看上去已近乎癫狂. 由此我们可以了解, 这种生物日复一日, 夜复一夜永无终结的哀嚎, 已证明是一种残忍的折磨. 这是人们第一次认识到丧尸袭击所能造成的心理伤害. 全部 6 次事件, 依据它们发生的年代次序, 使我们能够确认, 一或更多在一次事件中 “生还“ 足够久的丧尸可以再次引发一场事件. 公元 156, CASTRA REGINA, GERMANIA 现德国南部 一起由 17 个丧尸发动的袭击, 其中包括一名被感染的德高望重的牧师. 古罗马军队指挥官认出了新转化丧尸的特征, 遂下令他的士兵消灭这位曾经的圣人. 当地的市民因此被激怒, 继而发生了一起暴乱. 处置的丧尸总数 10, 包括那位圣人. 古罗马军队伤亡 17, 全是在暴乱中丧生. 古罗马军队镇压下的平民死伤198 公元 177, TOLOSA 旁的无名殖民地, AQUITANIA 现法国西南部 由一名巡游商人写给他在 Capua 的兄弟私人信件描述了攻击者 他自树丛间而来, 他的身体散发着恶臭. 他灰暗的皮肤满是不会流血的伤口. 转而注视着尖叫的孩童, 他的身体似乎因兴奋而颤抖. 他的头转向她的位置; 他的嘴里发出可怕的嚎叫Darius, 曾经的军团老兵, 冲了上去将恐惧的母亲撞到一旁, 他用手臂抓住孩童, 然后将短剑挥向一旁 那生物的头颅掉落在脚旁, 然后在他躯体里剩余的血液流淌出来之前滚下山破Darius 坚持要在将那具尸体投入火堆中时用皮革将其包住那依旧继续着令人厌恶的咬噬动作头颅, 之后也被喂给了火焰. 这一文章显示出典型的古罗马人对于活死人的看法 没有恐惧, 没有迷信, 只不过是另一个需要专门措施加以处置的问题而已. 这也是古罗马帝国时代期间最后的袭击记录. 在这之后发生的爆发, 既没有如此有效的战斗, 也没有如此清晰的记录. 公元 700, FRISlA 现荷兰北部 尽管从阿姆斯特丹 Rijks 博物馆拱顶上发现的一幅绘画的物理迹象显示, 这起事件似乎是发生在公元 700 年左右. 对颜料物质的分析方才将时间确切修正为以上的结果. 整幅图画展现出一大队全副盔甲的骑士, 向着一大群有着灰色皮肤, 箭伤及其他伤口布满其身躯, 还有血液从他们口中滴下的人发起进攻. 在双方在构图中相互冲撞的地方, 骑士们挥下他们的剑锋斩下敌人的首级. 可以看见三个 “丧尸“ 位于图画的右手边角 蹲伏在一名倒下的骑士身旁. 他身上的盔甲被脱下了一些, 一条胳膊被从他的躯干上扯下. 丧尸们则以暴露出的血肉为食. 由于整幅绘画没有署名, 没有人知道它是在哪里绘就或它是怎样被竖立在博物馆中. 公元 850, 萨克森 不明省份 现德国北部 Bearnt Kuntzel, 一位前往罗马朝拜的修道士, 在他的私人日记里记录下了这起事件. 一个丧尸在黑林山地区四处徘徊, 咬伤并感染了一名当地的农夫, 这位受害人在死亡数小时后丧尸化, 随即扑向了他的家人. 由此开始, 爆发逐渐蔓延到整个村庄. 幸得生还者逃进了领主的城堡, 却并没意识到他们中有人已被咬伤. 随着爆发进一步扩散, 邻近的村落也被卷入了其中. 当地的牧师相信不死者, 是因被恶魔的邪魂感染而变成, 而圣水和圣祷语可以驱逐恶魔的邪魂. 这场 “神圣任务“ 随着一场屠杀而终结, 整个地区教会全部的成员不是被吃掉就是变成了活死人. 不顾一切地, 附近的领主和骑士联合起来要 “用烈焰精华滋生的邪恶“ . 这一暴虐的的力量烧毁了 50 英里半径的范围内所有的村落和丧尸. 不仅那些被感染的人类未能在屠杀中生还. 当地领主的城堡重, 居住于此的民众被和不死者困在一起, 并在之后转变成超过 200 个被囚禁的食尸鬼. 由于居民们锁住了城门, 并且在死前拉起了吊桥, 骑士们无法进入其中加以净化. 结果, 城堡之后被公告称为 “恶鬼出没“ 达十年之久, 从旁经过的人们都可以听到仍在里面的丧尸的哀嚎. 根据 Kuntzel 的记录, 可数清的丧尸数目为 573 , 还有超过 900 个人被吃掉. 在他的描述中, Kuntzel 还提到了一次大规模的针对周边犹太村落的报复行动, 他们 “信仰“ 的缺乏被视为爆发的成因. Kuntzel 的笔记在梵蒂冈的档案库中得以保全直到于 1973 年被发现. 公元 1073, 耶路撒冷 Ibrahim Obeidallah 博士, 丧尸生理学研究最为重要的的先锋之一, 他的故事既代表着一次伟大的进步, 同时也是科学手段了解不死者的一次悲惨退步. 不明的起因在 Jaffa , 巴勒斯坦外缘的一座城市, 引发了一场 15 个丧尸的爆发. 当地民团依据古罗马 “军队命令 XXXVII” 的译本, 成功以最小的伤亡消除了这一威胁. 一名刚刚被咬伤的女性接受了 Obeidallah , 一位卓越的医师和生物学家的照料. 尽管 “军队命令 XXXVII” 要求尽速将被咬伤的人斩首并彻底焚烧, Obeidallah 设法通过说服 或通过贿赂 以使民兵同意他研究这一死去的女性. 最后谈判的结果是允许他将尸体以及所有的装备, 全部移至城市里的监狱. 就在一座囚室内, 在执法者警惕的目光下, 他开始观察那名被束缚住的受害者直到她断气然后继续研究直到其丧尸化. 他在被束缚住的食尸鬼身上进行了诸多的实验. 发现所有用于支持生命的身体机能都已不再运转, Obeidallah 以科学方法证实它身体上已经死去, 至少在机能上. 他行径整个中东, 从其他可能的爆发里寻觅信息. Obeidallah 的研究文档记录了丧尸全部的生理信息. 他的记录包括对神经系统, 消化系统, 甚至不同环境下腐烂速率的报告. 整个研究同时还包含对活死人行为模式的彻底研究, 这一系列成果如果确实想必非同一般. 讽刺的是, 在基督教骑士攻破耶路撒冷的 1099 年, 这位奇人被当作恶魔崇拜者被处死, 几乎全部的研究成果都被破坏. 残余的断章在之后的几百年里被保存在巴格达, 据传只有原稿的一小部分依旧留存.另一方面, Obeidallah 自己的故事, 以及他的实验的详细资料, 在十字军的屠杀中为他的传记作者所保全 一位曾经是他同僚的犹太历史学家. 这名男人逃到了波斯, 在那里这些成果得以拷贝, 出版, 并且在中东不同的领域得到适度的成功. 拷贝之一现在被保存在特拉维夫的国家档案馆. 公元 1253, FISKURHOFN, 格陵兰 遵循着日耳曼人勘探四方的伟大传统, Gunnbjorn Lundergaart, 一位冰岛的酋长组建了一队殖民者前往一处孤立的海湾口. 响应他并加入队伍的人有 153 人. Lundergaart 在一个冬季过后回到了冰岛, 推测是去采购物资和召集新的殖民者. 5 年后, Lundergaart 回到了殖民地, 却只发现化作废墟的营地 以及仅仅一打的头颅, 骨头上的肉被彻底地除去. 之后他遭遇了 3 个 “人” , 2 个女人 1 个孩子. 它们的皮肤是一种斑驳的灰色, 而且身体上多处有骨头穿出皮肉. 伤痕清晰可见, 但却看不到丝毫的血流. 一被看见, 那些家伙便转而靠近 Lundergaart 的队伍. 没有任何语言上的回应, 他们向维金人发动攻击, 且很快便被碎尸万段. 古挪威人相信整个探险队遭到了诅咒, 下令烧毁全部尸体和废弃的建筑. 由于他自己的家人也包括在那些骷髅之中, Lundergaart 命令他的手下也将他自己杀死, 肢解他的尸体, 然后全部投入火焰. 为Lundergaart 的队伍所传开的 “Fiskurhofn 传说“ 传到了爱尔兰僧侣耳中, 并在被记录下后保存在冰岛, 雷克雅未克的国家档案馆中. 不只是因为这是古代北欧文明最精确的丧尸袭击记录, 它或许也能解释, 为什么所有位于格陵兰的维金殖民地, 都在十四世纪全部神秘地消失无踪. 公元 1281, 中国 威尼斯探险家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写道, 在一次访问 Xanadu 的避暑行宫的时候, Kublai Khan 展示了一个保存在一玻璃罐透明含酒精液体 波罗形容这种液体为 “有着酒的味道但清澈而刺鼻“ 中的, 被砍下的丧尸头颅. 这个头颅, 据大汉所说, 是为他的祖父 Genghis 从他向西方的征服中返回时所取得. 波罗写道, 那个头颅知道他的存在. 它甚至用它那几近腐烂的眼睛看着他们. 当他伸出手去碰触它时, 头颅咬向他的手指. 大汗惩罚了他愚蠢的, 并且叙述到曾经有一名低级宫廷官员曾经做了同样的事, 然后被那头颅所咬伤. 那名官员之后 “看似死亡但几天后再次起身并袭击他的仆人.“ 波罗声称那个头在他身在中国期间持续 “活着“. 没人知道这一遗物的命运. 在波罗从亚洲返回之后, 他的故事为天主教廷所查禁, 因而没有在他历险记的正式出版物中出现. 历史学家的理论认为, 既然蒙古人曾经抵达过巴格达, 这个头颅有可能是Ibrahim Obeidallah 的试验样本之一, 这一头颅或许可以称之为被保存得最好, 最久的 “活着的“ 丧尸标本的遗物. 公元 1523, OAXACA, 墨西哥 当地传说着能够令灵魂黑化 Dark, 这个当动词解我实在不知道还能怎么说了OTL 的疾病, 可以导致对同胞的鲜血的饥渴. 这瘟疫令男人, 女人, 甚至孩童的血肉变成灰色, 腐败且带有不洁的气味. 一旦黑化, 便无可治愈, 必然死亡, 而且身体因此能够抵抗一切人类的武器, 只有火焰可以将其摧毁我相信这是一场异教徒带来的灾难, 由于, 他们不信奉我主耶稣基督, 这种疾病不可治愈. 既然我们已经以 ”他” 的光明和爱为他们祈, 我们必须努力搜寻这些黑化的魂灵, 并且尽天堂的圣力净化它们. 这篇最近在圣多明各 多米尼加首都 发现的文字, 据推测, 是 Father Esteban Negron 在原稿的基础上加以修改得来的. 他是一位西班牙牧师, 同时也是 Bartolome de las Casas 的学生. 其意图在于混淆原稿的真实性. 有人相信这是梵蒂冈教廷下达的查禁所有此类之主题信息的命令使然. 也有人认为这是一起和 “希特勒日记“ 相似的纯粹欺骗. 公元 1554, 南美洲 一支由 Don Rafael Cordoza 指挥的西班牙探险队, 深入亚马逊丛林以期寻找传说中的黄金国埃尔多拉多 El Dorado, 理想中的黄金国, 传说中的宝山. 图皮人向导警告他不要进入一处被称为 “永眠之谷“ 的地区. 他们警告说, 在那里, 他将会发现一种生物, 它们哀嚎如风, 饥渴嗜血. 图皮人还说, 很多人进入了这座山谷, 却无一返回. 绝大部分的征服者都为这警告所恐惧, 然后要求返回海岸. 而 Cordoza则认为图皮人虚构了这个故事, 以便隐藏黄金国的存在, 于是他逼迫他的探险队继续前行. 天黑之后, 营地遭到了数打活死人的袭击. 那晚上发生了什么依旧是个谜. Sun Varonica, 运送Cordoza由南美前往圣多明各的客轮的旅客名单, 显示他是抵达海滩的唯一幸存者.他究竟是战斗到了最后, 还是仅仅抛弃了他的手下, 没有人知道确切答案. 一年之后, Cordoza 来到了西班牙, 他在这里写下整场袭击的经过, 然后同时交给了马德里皇室及罗马宗教法庭. 他因为浪费皇室的财产, 以及向梵蒂冈述说亵渎神明的话语而获罪, 这位西班牙征服者被夺去了头衔之后死于凄惨的贫穷. 他的故事是这一时期西班牙历史中许多相关文档的片段的集合. 没有任何原始资料被发现. 公元 1579, 太平洋中部 在他环绕世界的航海过程中, 法兰西斯德瑞克, 这位在后来成为国家英雄的海盗, 在一座无名小岛锚泊以补充淡水和食品等物资. 当地居民警告他不要前往一处小的, 不远处的珊瑚礁岛屿, 因为那里被 “亡者之神“ 所占据. 根据当地的传统, 凡是死者和晚期病人都会被置于那座小岛上, 在那里神会将他们带走, 无论身体还是灵魂, 从而得享永生. 德雷克对这个传说着迷, 打算前去调查. 通过在离岸的船上观察, he watched as a native shore party 将死者的尸体放置在岛屿的海滩上. 在几声螺号响起后, 当地人退到了海上. 又过了一会儿, 几个类人物事交错地步出了丛林. 德雷克看着它们以尸体为食, 然后无精打采地离开了视野. 让他惊愕的是, 被吃到一半的尸体站了起来并蹒跚地跟在之后. 德雷克在他的一生中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这一事件. 而这一事件的记载直到他死后, 才从他藏匿的一本航海日记中被发现. 这本航海日记, 在一位又一位收藏家手中流传, 最后来到了现代皇家海军之父杰基费舍尔海军元帅的图书馆中. 1907 年, 费舍尔做了几本它的拷贝并作为圣诞礼物送给几位朋友.德雷克将这座岛屿称为 “该死的岛“ , 出人意料的合适之至. 公元 1583, 西伯利亚 声名狼藉的雅尔马克哥萨克兵的一支侦察队, 由于在冰封的密林中迷路且濒临饿毙, 于是前往一处本地亚洲人的部落寻求庇护. 在他们回复力量之后, 这些欧洲人以宣称对这个村落的统治, 作为对庇护他们的亚洲人的回报, 并驻扎于此以待冬日过后雅尔马克哥萨克兵主力的抵达. 在以村落的储备食物欢宴数星期后, 哥萨克兵们开始以村民自己来填报自己饥饿的肚皮. 在一场残暴的同类相残行动后, 13 个人被吃掉, 其他人则逃往了野外. 哥萨克兵以这种新的事物来源维持了几天的生存. 最后在不顾一切的情况下, 他们把目光转向了村民们的墓地, 据信那里的低温足以保持被埋葬的尸体血肉的新鲜. 被首先掘出的, 是一位下葬时不到 20 岁, 手脚被绑住口被塞上的女性. 刚被解冻, 这个死去的女人便苏醒过来. 哥萨克兵大吃一惊, 并随即打算搞清楚她是如何做到, 他们除去了她的塞口物. 女人咬伤了一名哥萨克兵的手. 由于一如既往的短视, 无知, 以及残忍,哥萨克兵们肢解, 烧烤, 然后吃掉了她的肉. 只有两个人能没有这么做 受伤的战士 据信是由于他的同伴认为没必要在要死的人身上浪费食物 以及一位极度迷信的战士他相信这肉已经被诅咒了. 在某种意义上, 他是对的. 所有吃下了丧尸肉的人当晚就死了. 伤者也在第二天早上断气.生还的一人试图烧毁这些尸体. 就在他准备火葬用柴堆时, 被咬的那具尸体丧尸化了. 背后的新丧尸穷追不舍, 孤独的幸存者开始了在西伯利亚大草原上的逃窜. 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追逐后, 暴露在寒冷中的丧尸冻结了. 这名哥萨克兵在被另一只雅尔马克手下的侦察队拯救之前, 迷失了好几天. 他的经历被俄罗斯历史学家 Father Pietro Georgiavich Vatutin加以记录. 这一存放在拉多加湖中的 Valam 岛上的档案馆里的档案, 一连好几代都不为人知,. 直到现在它才被翻译成英文. 那个亚洲人村落的命运及其真实身份之类完全没有头绪. 之后雅尔马克针对这些人进行的种族屠杀只有很少的幸存者. 从科学的角度观察, 这是第一份涉及被完全结冻丧尸的记录. 公元 1587, ROANOKE 岛, 北卡罗来纳 与任何来自欧洲的援助相隔绝英国殖民者, 派出专门的狩猎队前往大陆获取食物. 队伍之一失踪了 3 个星期之久. 终于有孤身一人的生还者返回, 描述了一场攻击“一群野蛮人. . . 他们腐烂, 生蛆的皮肤不惧火药和子弹“ 尽管 11 人队伍中只有 1 人被杀害, 另外还有 4 人受到残忍的伤害. 这些人在之后几天里死去并被埋葬, 却在几小时之后从他们那浅浅的墓中再次起身. 幸存者发誓他其余的队友被他们曾经的同志活生生地吃掉了, 只有他逃了出来. 殖民地地方官员宣称他同时犯下说谎与谋杀罪. 他在次日早晨被绞死. 第二支队伍被派出以寻找那些尸体以 “不让他们的肉体被野蛮人所亵渎.“ 这支 5 人队伍返回时形同行尸走肉, 身上布满抓伤和咬伤. 他们在大陆上遭到了袭击, 袭击者既有那些现已被澄清的, 已被处死的生还者所描述的 “野蛮人“ , 也有第一支狩猎队的成员. 这些新的生还者, 在一系列医学检查后, 在几个小时里竞相离世. 在下一个黎明他们被埋葬. 当天晚上, 他们又钻了出来. 这个故事的其他方面十分粗略. 一种观点认为整个城镇都被感染并彻底毁灭. 另一种则认为克洛坦族 印第安人之一族, 察觉了这一危险, 随即包围并烧毁了岛上的每一处殖民地. 而第三种记录, 则是同样的美洲原住民拯救了幸存的镇民, 并处置了所有不死者和伤者. 所有这些故事在之后的两个世纪里或被当作虚构文章, 或者成为历史文档. 但没有一个能够无懈可击地解释, 为什么英国人在美国的第一个殖民地, 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公元 1611, EDO, 日本 Enrique Desilva, 一位在这岛国上行商的葡萄牙人, 在给他兄弟的信中写下了这段文字Mendoza 神父, 通过给他灌下 Castillian wine, 我使他讲起一个最近转为吾等信仰的人. 这个野蛮人来自这片荒僻未开化的大陆上最为隐秘的团体之一, “生命兄弟会 The Broherhood of Life“. 依据这位老皈依者的言语, 这个秘密社团训练暗杀者以服务我所说的全为至诚之言恶魔的意志 这些生物, 就他的解说来看, 曾经是人类. 而在他们死后, 某种不可目睹的邪恶使其再度起身它们以活人的血肉为飨宴. 要与这这恐惧战斗, “生命兄弟会 的成型, 据 Mendoza所说, 依据他的亲身经历 他们自小便接受训练受训于破坏的艺术他们那些风格迥异的徒手格斗技巧, 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躲避恶魔的侵蚀, 以犹如蛇行一般的扭动身体来避免被擒抓他们的武器, 形状奇特的东方单刃刀, 专为斩下头颅而设计他们的寺庙, 即便其位置是最高机密, 据说在一处房间的墙上, 装饰着依旧存活并且依旧在咬噬的头颅. 那些新近成员, 如果想要正式进入兄弟会, 必须能彻夜置身于那间房间中, 孤身无械而仅与那些不洁之物为伴如果 Mendoza 神父的故事俱为真实, 这片土地, 正如我们总是怀疑的, 实为一处不信神的邪地若不是丝绸和香料的诱惑, 我们将会毫无迟疑地避开这片海岸我向老神父询问这位新皈依者身在何方, 以便向其本人聆听到这个说法. 神父则告诉我, 他已在两星期前为人所谋杀了. “兄弟会“ 不会容许这秘密泄露出去, 也不会接受他们的成员的不忠行为.封建日本存在着许多秘密社团. “生命兄弟会“ 过去没在任何文献中被提及. Desilva 地信件中存在一些历史错误. 比方说把日本刀称为 “弯刀“ 绝大部分欧洲人对日本文化的一星半点都不屑一顾. 他所描述的嚎叫的头颅同样也是一个错误, 毕竟, 几个没有横膈膜, 肺和声带的丧尸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 但如果他讲的故事是真的, 这便可以解释, 为什么罕有发生在日本的爆发, 被报告到世界其他地区. 不管是日本文化所制造的隔音墙, 抑或生命兄弟会对其职责的履行, 两者都能隔绝任何爆发的报告不传播到外界. 这种情况将一直持续直到二十世纪中叶为止. 公元 1690, 南大西洋 葡萄牙商船 Marialva离开西非比绍几内亚比绍的首都和最大城市, 它是一艘驶向巴西的奴隶船. 这艘船从未抵达目的地. 3年后, 在南太平洋中部, 丹麦船 Zeebrug 发现了漂流着的 Marialva. 一支临时队伍被组建以进行搜救. 他们找到了, 事实上, 一艘满载变成不死者的非洲人的船只, 它们依旧被锁在锁链里, 挣扎着咆哮着. 没有船员的影子, 而且每个丧尸身上都至少有一处咬伤. 丹麦人相信这艘船是被诅咒了的, 于是急忙划着小艇回到自己的船上, 并将发现报告给了船长. 他立即以舰炮击沉了 Marialva 号. 由于没有任何途径查明感染究竟如何传播到船上, 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猜测. 船上没有发现救生艇. 只有在自己舱室里被发现的船长尸体, 尸身头部有着自杀留下的伤口. 有些人相信, 既然所有非洲人都是被锁好的, 最初的感染者必然是一名葡萄牙船员. 如果的确如此, 那些不幸的奴隶, 必然在不得不忍受着观看他们的捕捉者一个又一个地被吞吃或感染之时, 慢慢地变成活死人, 病毒就这样传遍了全船. 甚至还存在更为糟糕的可能性, 这些船员可能攻击并感染了一名被锁住的奴隶. 这个新的食尸鬼, 依次咬伤相邻的, 在他身旁尖叫着的同伴. 一个又一个的这样传递下去, 直到尖叫声最终平息而整个舱室现在都装满了丧尸. 想象一下那些身处长列最末端的人, 看着他们的未来缓慢而坚定地接近, 这足以视为最糟糕的梦魇. 公元 1762, 卡斯特里 拉丁美洲岛国圣卢西亚首都, 圣卢西亚首都, 加勒比海 这起爆发的故事至今被人谈论, 不仅是加勒比海地区的居民, 也包括那些移居联合王国的人们. 因此成为了一个强有力的警告, 不仅仅在与活死人的力量, 更在于让人们联合起来加以对抗的困难性. 整起爆发发源自圣卢西亚岛卡斯特里市的一座小而人口过度密集的城市中的白人贫民区. 一些自由黑人和白黑混血儿意识到了这起 “疾病“ 的来源并试图警告那些当权者. 他们被忽视了. 爆发被诊断为狂犬病. 第一批感染者被锁进了当地监狱. 那些在试图制止他们的过程中被咬伤的人, 则在未经处置的情况下返回了家中. 爱 48 小时内, 整个卡斯特里都陷入了混乱. 当地民兵, 不知道如何阻止这起冲击, 很快便被击溃并吃掉. 幸存的白人逃出城市前往偏僻的种植园. 由于他们中很多都已被咬伤, 他们最终把感染传遍了全岛. 到了第 10 天, 50 的白人人口都已死亡. 约 40 , 超过几百人, 变为丧尸漫游于全岛. 所有幸存的白人或者通过可以找到的轮船顺水路离开, 或者把自己锁进位于Vieux 堡和 Rodney 港的两座堡垒. 这导致了一支规模不小的, 发现自己自由了, 却又置身于不死者威胁下的黑人奴隶群体. 和白人居民不同, 这些曾经的奴隶们有着对他们的敌人了解颇深的文化, 这一宝贵资产令决心取代了狂乱. 各处种植园的奴隶们令自己团结成紧密有序的猎杀队伍. 武装着火把与弯刀 所有火器都被逃窜的白人们带走了 并联合起所有剩下的自由黑人与黑白混血儿 在圣卢西亚这两者的团体虽不多却很突出, 他们由北至南扫荡整座岛屿. 通过鼓声通讯, 各个队伍分享着策略, 调整着战术. 在一场缓慢却深思熟虑的浪潮中, 他们在七天里清扫了圣卢西亚. 那些依旧呆在堡垒里的白人拒绝加入这场奋斗, 毕竟他们在种族差异上的固执不亚于他们的怯懦. 在最后的丧尸被清除逾十天后, 英法殖民军抵达了. 即刻, 所有从前的奴隶都被用锁链锁起. 所有反抗者都被绞死. 由于整起事件被视作一场奴隶起义, 所有自由黑人和黑白混血儿都被因莫须有的谋反罪名而被奴役或绞杀. 尽管没有留下任何笔头记录, 依旧有口头的传说流传至今. 谣传有一座纪念碑被建立在岛上某地. 没有本地居民能证实它的所在地. 如果有人能从卡斯特里事件学到什么, i那就是一队平民, 灵活而有序, 即使仅有最原始的武器和最基本的通讯方式, 也强大得足以面对任何丧尸袭击. 公元 1807, 巴黎, 法国 一个男人被许可进入 Chateau Robinet, 一处为犯罪而精神病患者所设立的 “医院“. 据地区行政长官 Reynard Boise 博士的官方报告 “病人看上去语无伦次, 近乎野兽, 有无法满足的暴力欲求他的嘴像疯狗一样不停想咬东西, 他在被拘束住之前成功地伤害了另外一名病人.“ 接下来, 故事提到那 “受伤的“ 同室者遭到了通常的处置 包扎伤口并服下一剂朗姆酒, 然后被一处关进另有五十名男女的多人单间. 随后几天里发生的, 是一场暴力的狂欢. 守卫和医生, 都被从单间里发出的尖叫声所惊吓, 直到一星期过去之前都拒绝进入. 到现在, 全部剩下的只有五名感染者, 身体一些部分被吃掉的丧尸, 以及几打支离破碎的尸体. Boise 很快便申请了退休并过起私人生活. 这些活死人之后发生了什么鲜为人知, 一开始的丧尸怎么被带到这处机构也是无人知晓. 拿破仑波拿巴亲自下令关闭这所医院, “净化,“ 之后改建为一处为伤兵建立的康复所. 同样, 我们对于第一个丧尸的来历一无所知, 不论是他如何感染上疾病, 或他是否还感染了其他 Chgteau Robinet 的人. 1824 A.D., 南非 以下摘录引自H. F. Fynn 的日记,他是最早与祖鲁王Shaka 接触、认识并展开对话的英国探险队中的一名成员.牛栏充斥着生命的嗡嗡声.... 年轻的贵族径直走进牛栏的中央...
展开阅读全文
收藏
下载资源

加入会员免费下载

网站客服QQ:1689965928
工友文库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